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侠医淫者梦 (三)

侠医淫者梦 (三) - 侠医淫者梦 (三)

        (三

 

  “医生,美幸小姐的电话。”枝子在电话里说道。

  “接过来。”

  “医生,我是美幸。”

  “是我们美丽的女 侔。 惺裁词虑矩。课抑 滥忝挥惺碌幕笆遣换脊椅?的。”

  “你有没有看昨天的新闻?”

  “昨天新闻那麽多,我怎麽可能都看。”

  “五个大学生在玩通灵游戏的时候,有四人因爲心髒麻痹而突然死亡。”

  “是不是还有一个没有事情。”

  “没错,但是她由于受到惊吓,现在有点神经失常,总说看到了鬼,你能不能帮帮她,她的哥哥是我的同学,他请我帮忙,我只有找你了。拜托!!”

  “我是心理医生,不是精神病医生啊,不要什麽病人都给我。”

  “她的哥哥肯出100万。”

  “日圆吗?”

  “是美圆,我知道你的规矩。”

  “好吧,带她来吧。”

  我才放下电话,美幸就沖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一个比较文静的女孩,最后是枝子。

  “对不起,医生,我拦不住。”枝子说。

  “没有关系,你先做事去吧。”

  我站起身来,走到了美幸的前面,“请坐吧,小姐。”

  “不要嬉皮笑脸的,这次的事情真的很麻烦,过来,原子。”她一招手,那个女孩走了过来。

  “这不是挺好的吗?怎麽找我呢?”我问。

  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  我走到原子前面,“请坐,原子小姐。”

  我刚说完,她就大叫,然后躲在美幸身后,“不要、不要,我不是原子,我不是。”

  “看到了吧?”

  “好吧,你先带她回去,给我她的资料,我明天去她家里。”

  美幸带着原子走了,我打开电脑,查到了昨天的新闻,原来原子的几个同学知道原子是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,就约好到她家里去玩通灵游戏,他们做了好多的準备画了奇怪的符咒,我从图片是看了一下,符咒是好像是乱画的,不像是哪个教派的。

  我按了一下桌上的按扭,我的后面的暗门开了,里面传来了一阵的骚动声,“绫子,正太,出来!”我说完后,两道亮光闪过,出现了两个人,站在我的面前,绫子是我在一次行动中驯服的孤 ,她以前是医生,正太是个殉职的警察,人很精明。

  “医生。”

  “跟着刚才的女孩,仔细调查一下她家里的情况,绫子去检查以下那几具尸体,尽快给我结果。”我下了命令。

  “明白了。”说完,两个人消失在空气中。

  “枝子,给我拿杯茶好吗?”我对着电话说。

  “好的,医生,捎等。”

  五分锺后,枝子走了进来,手里端着一杯茶,“医生,你的茶。”说完,她把茶放在我的桌子上。

  “谢谢,哦?你今天擦了香水啊。”我擡起头看着她。

  “是的,医生,被你察觉了。”她笑了,我拉住她的手,把她拽到了我的腿上,我吻上了她的嘴唇,她的手环抱着我的脖子,香舌在我的最里搅动着,我的手隔着她薄薄的衣服用力的抓着她的乳房,同时品尝她的唾液。

  “哦 ̄ ̄ ̄医生 ̄ ̄不要 ̄ ̄ ̄不要 ̄ ̄ ̄会有人看见的。”她口里拒绝,身体却十分配合我。

  “这房间除了我们,就是鬼 了,他们不会看见的。”我解开了她的扣子说道。

  “医生,我们回来了!”一个声音响起,枝子的脸变的红红的,她立刻站了起来,系上被我弄开的口子跑了出去。

  “我们回来的不是时候啊。”绫子对正太说。

  “嗯!”正太迎合着绫子。

  “查到了什麽了吗?”

  “那具尸体是被电死的,但是身体没有被电击的痕迹,头发也没有被烧焦,但是从他们死后的样子以及心髒的破损程度看,确实又是被电死的,不是死于心髒麻痹。”绫子说。

  “我们在现场没有看到什麽可以的地方,地板上很干净。”正太说。

  “她的家庭背景如何?”

  “她有一个哥哥,她的父亲在半年前去世,哥哥是IT行业的名人,还有就是……”绫子压低声音对我说了一些话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,辛苦你们了。”

  绫子同正太消失在暗门里,我则陷入沈思,我还有一些疑点,难道……不、不可能,如过是那样的话,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睁开眼睛一看,才五点,再睡一下,我翻了个身,忽然,阴茎上传来了疑阵快感,我仔细一看,枝子不知道什麽时候来了,正趴在我的双腿之间用力的吮吸我的阴茎,“早!医生!”她沖我打招呼。

  “早,什麽时候来的?”

  “来了很久了,见你不起床,我来招呼你的,不要忘了你今天有约会的。”说完,她又含住了我的已经,小巧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来回的运动着,又麻又痒的感觉立刻进入我的大脑。

  “现在才五点,这麽早来叫我,看我怎麽收拾你。”说完,我把她抱搅舜?上,用力的扯下她的裙子。

  “不要扯坏了,医生。”她撒娇的说。

  我的嘴唇已经夹上了她的阴蒂的包皮,我用里的嘬了一下,她的阴蒂就从包皮里面露了出来,我的舌头立刻开始舔动它。

  “医生,你真坏,我才小便完,啊 ̄ ̄ ̄ ̄啊 ̄ ̄ ̄ ̄好舒服 ̄ ̄ ̄ ̄ ̄ ̄啊 ̄ ̄ ̄ ̄ ̄”她的阴蒂被我的牙齿一松一紧的咬,她已经舒服的上嘎巴感了天堂,阴道口因爲爱液的原因而微微的张开,里面散发出诱人的味道。

  “昨天自慰后没有洗澡吧,不然这里味道爲什麽这麽浓?”我的手拉扯着她的阴唇。

  “嗯 ̄ ̄ ̄被 ̄ ̄ ̄被你发现了。”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。

  因爲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已经涨大了,龟头顶进了她的喉咙里,“好了,让我操你吧!”

  说完,我把她拉了起来,压在床上,她双手极力的分开阴道口,等着我的进入,我的龟头在她的阴蒂以及阴唇上蹭了几下,让爱液润滑我的龟头后,我用力的插进了枝子的阴道。

  “啊 ̄ ̄ ̄医生 ̄ ̄ ̄ ̄ ̄医生 ̄ ̄ ̄ ̄哦 ̄ ̄ ̄ ̄哦 ̄ ̄ ̄ ̄ ̄ ̄ ̄”她刚才被我的口技折磨了一阵子,所以现在的阴道很是敏感了,我的龟头被她的子宫口压迫着,我几次想沖进去,但是都没有成功,我用力的顶了几下,“啊 ̄ ̄好痛 ̄ ̄ ̄ ̄医生 ̄ ̄ ̄ ̄不 ̄ ̄不要在用力了 ̄ ̄子宫会顶破的。”

  “什麽啊,我还没有进去呢。”说完,我拉开她的衣服,粗暴的扯下她的胸罩,一对大乳房显现在我的眼前,我一支抓住她的乳房,用力的捏的她的乳腺,她的乳头因爲充血而立了起来,乳晕处也变的褶皱了。

  我的牙齿轻轻的咬着她的乳头,她一哆嗦,阴道一紧随即就放松了,我感觉到阴茎上的感觉,抓住她放松的时候,用里的一顶,龟头终于进入了她的子宫,“啊 ̄ ̄ ̄ ̄ ̄ ̄ ̄ ̄”她大叫了一声,双腿紧紧的缠着我的腰,双手用里抓我的背,我感觉到一阵疼痛……

  阴茎更加的用力的抽动,我的茎身摩擦着她柔软的阴道壁,龟头撞击着她的子宫,她舒服的闭上了眼睛,我吻上了她的嘴,她的舌头钻进了我的嘴里。

  “医生没有刷牙。”她松开嘴说道,然后开始躲避我的嘴唇。

  “你没洗澡我没刷牙,正好。”

  我的阴茎用力的沖撞她的阴道,她受不了我的折磨,主动的吻我的嘴,我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,同她的舌头用力的搅动着,她的 子里发出了浓重的呼吸的声音。

  “医生 ̄ ̄我 ̄ ̄ ̄我要来了。”她说完,屁股用力的摇动,子宫口夹用力的夹住我的龟头,阴道也开始剧烈是收缩,我也开始猛力的沖刺,终于在她的谢身的时候我也把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。

  “医生!你好厉害!”枝子吻着我的乳头说。

  “你也不差。”我摸着她的乳房,我们又休息了一会然后我起来吃了早饭。

  “枝子,今天替我去宽永寺找智空和尚拿一样东西,他会给你的,但不要打开,会有危险。”我吃完早饭对枝子说。

  “是!医生。”

  我出了门,我的住处同我的工作室在一起,在新宿,当初我本想把工作室建在广岛,那里的怨气重,因爲原子弹的原因,有利于我的清洁工作,但是我的同学在新宿有一公寓要卖,我听说后,从怠行贷款把房子买了下来,因爲新宿是东京的繁华区之一,这里人气望,因爲这里也是有名的红灯区,风水好才是主要原因。

  我招过一辆的士,把原子的地址给她,他很快就开到了地方,我在日本有一段时间了,但是我是个路盲,天生不认路,在加上我的日语水平一般,所以基本上,我会同别人说英语。我下车一看,这里是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居民区,我找了原子的家,按了门铃。

  “哪位?”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应答器里传出。

  “我是原子的医生。”

  不一会,门开了,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人站在门口。

  “我是原子的哥哥,我就立山,对不起,让您久等了。”他很礼貌的说。

  “没关系!”他带着我进了房间,“你同原子住在一起啊?”

  “不,我一个人在公司住,由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我回来照顾原子。”我们走到了了客厅,他给我到了一杯茶,然后说:“我去叫我妹妹下来。”

  他说完,上楼去了。

  我拿出了随身带着的微型罗庚,开始扫瞄这间房子,罗庚有点儿像指南针一样,不同的是它的方位是按照五行排列,而且还有天干地支在上面,罗庚的感应力很强,我经常用来侦测灵体的活动,很有效果,可是今天指针居然没有规律的乱转,明显是有人在干扰我。

  “对不起,我妹妹不出来,我没有办法了。”立山走下来对我说。

  “我去看看。”我说完跟着立山上了楼。

  “原子,我是医生!蔽叶宰琶潘怠?

  “走开,我不 要医生,走啊。”原子在屋子里面大声的叫道。

  “对不起,医生,她以前不是这样的,一定是让爸爸宠坏了。”

  我沖他摆了摆手,立山明白我的意思,下楼去了。

  “原子,我带来了你爸爸的遗物,你不看看吗?”

  说完,里面一阵沈默,然后门慢慢的开了,我走了进去。

  原子的屋子很大,但是却挂着黑色的窗帘,里面还挂着他爸爸的遗像,即使是我,也吓了一跳。

  “是什麽东西?”原子关上门问。

  “你应该知道我是在撒谎,目的是让你开门。”我说,原子没有说话,“但是你爸爸确实有东西要我给你,是个项链,你自己看啊。”

  我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链子,然后在原子的眼前摇晃着,“你看啊,你爸爸就在这里,来看吧。”

  她的眼睛盯着链子看了一会,目光开始变的呆滞。

  “原子,我就是你爸爸。”我对已经被催眠的原子说。

  原子的脸变的红了,她慢慢的解开自己的衣服口子,她是身体十分的匀称,是典型的日本少女的身材,她把衣服同裤子都脱掉了,然后推了我一下,我坐在了她的床上。

  “爸爸,该吃饭了。”说完,她扯下了自己的胸罩,露出了她的乳房。

  她的乳房十分的小巧,但是乳晕同乳头却是异常的大,而且顔色很深,她跪在我的面前,把乳头塞进了我的嘴里。

  我的的手立刻抓住她另一支乳房,用力的把玩起来,同时嘴唇用力的吮吸这一支。

  “爸爸!原子要吃你的奶了。”说完,她转过身去,趴在我的双腿之间,熟练的拉开了我的拉练,然后掏出我的阴茎,舌头开始舔弄我的龟头。

  我拉过她的屁股,粗暴的扯开她的内裤,她的阴部顔色很深,并且长有十分丰茂的阴毛,一直延伸到了她的肛门,我张开嘴夹住了她阴蒂的包皮,用力的吮吸了一下,她的阴嫡就露了出来,我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她。

  她的舌头已经顺着我阴茎上面的血管滑到了我的睾丸上面,手指上面还缠着我的阴毛,我的舌头进入了她的阴道,她舒服的扭动着屁股,硷硷的爱液流进了我的嘴里,她的嘴唇含住了我的阴茎,我的龟头深深的插进了她的喉咙里,我伸出手指插近了她的肛门里,另一根手指插近了她的阴道中,两个手指隔着一层肉膜互相的摩擦这,她舒服的呻吟声嘴里发出来了。

  “爸爸,你的奶怎麽还不出来呢?你都吃了我的了。”

  “你自己来好了。”

  我说完把拉起了,然后,用力的分开她的阴道,用力的一顶,我的阴茎进入了她的阴道。

  “啊!!爸爸!讨厌,原子还没有準备好呢。”她嘴里这样说,却已经十分配合的晃动着她的屁股,我的阴茎也随着她的晃动进出于她的阴道,茎身来回的摩擦着她的阴蒂已经阴唇。

  “啊 ̄ ̄ ̄爸爸 ̄ ̄好舒服 ̄ ̄”她一边说着一边吮吸着自己的手指,发出了“滋滋”的声音。

  我的龟头这时候已经开啓了她的子宫,日本人的阴茎基本上都不长,所以很多日本女人的子宫都没有被进入。

  “爸爸!!!痛啊!”

  我的放慢了速度,但是却加大了幅度,每次插进的时候龟头都插进子宫,每次抽出的时候龟头又摩擦她的阴唇。

  “爸爸 ̄ ̄快来吃原子的奶啊。”她的手抚摩着自己的两个大大的乳头。

  我低下头含住了其中的一个乳头,仔细的感受着味蕾同她乳头上的褶皱之间摩擦所带来的细腻的感觉,她用力的按住了我的头,使乳头可以完全进入我的嘴里,我索性连乳晕也吸了进去,同时阴茎用力的摩擦着她的子宫同阴道。

  “爸爸,我 ̄ ̄ ̄好舒服 ̄ ̄ ̄我要 ̄ ̄ ̄ ̄”说完,她的子宫同阴道开始剧烈的收缩,我的龟头立刻被热热的液体所包围,我抽出阴茎,然后在她的肛门上吐了几口口水,然后用龟头在上面摩擦了几下,用力一顶,我的龟头进入了她的肛门。

  “爸爸 ̄ ̄不要 ̄ ̄ ̄那里 ̄ ̄ ̄髒!”她使劲的夹住我的龟头要阻止我的前进,但是我要的就是这会种感觉,我猛力的沖刺着,龟头被热热的但是又光滑的直肠包围。

  我又加了点力气,阴茎全根进入了,我吮吸她的乳房,手指抚摩她的阴蒂已经阴唇,她的屁股用力的撞着我的下体,一阵快感从我的睾丸産生,上升到了龟头,我拉出阴茎塞进她嘴里,她很顺从的用力的吮吸,我在她喉咙深处射出了精液,她“咕咕”喝下了我的精液,她不肯松口,舌头清理了我的包皮冠状沟后,又舔着我睾丸上的液体。

  “爸爸,你的奶好棒。”她的手又开始玩弄我的睾丸。

  我在她的乳头上面亲了一下,忽然,我罗庚的指针动了一下,我立刻站了起来。

  “怎麽了爸爸?接着来。 痹 铀怠?

 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散元符贴在她的头上,她立刻昏了过去。指针指向了床边,我感觉到了一股好强的唳气,我立刻闪身,果然,一道黑色的闪电没有任何暗示的落在我刚站着的地方。

  我赶紧拿出了柳叶在眼睛上擦了一下,仔细一看,一个人影显现在了原子的身边,穿着黑色的斗篷,手里拿着黑色的镰刀。

  “欺负我的原子,我就让你来陪我。”

  “你是原子的爸爸吧,你在几年前同原子发生了关系,原子进入大学后般了出来自己一个人住,你们就有了更好的偷情的场所,但是原子的同学在这里玩通灵游戏,但是他们却以爲游戏不成功而生气,于是就轮奸了原子。”

  “你很聪明,但是你怎麽知道是我杀的呢?”

  “我的朋友告诉我,你是由于一时不小心而被电击中身亡,这使你在几个月内掌握了操纵雷电的力量,而那几个大学生都是被电死的,如果是被正常的交流电电死的人,会有痕迹的,只有由灵力所操纵的电才会杀人与于无痕。我考虑了好久,只想到了他们可能是被鬼杀死的,但是没有想到是你,但是当我催眠原子后,她同我做爱的时候喊我爸爸,我就猜到可能是你。”

  “哈哈!!既然你知道了,我就让你下来陪我吧。”说完,他举起镰刀。

  “怎麽回事情,医生。”立山进来了,但是他却什麽也看不见。

  “快走!”我大声的喊。

  他没明白是怎麽回事情,但是似乎知道了事情的严重,立刻跑了下去,这时候镰刀里发出了一道黑色闪电,向我袭来。我立刻撞碎了窗子,跳到了院子里,他跟着我飞了出来。

  外面已经阴天了,天空中响起了闷雷,“哈哈!可惜,你这麽优秀的人就要离开这里了,现在可是很适合我啊。”说完,他又放出一道闪电。

  我没有躲避,而是闭上眼睛“南无佛。南无法。南无僧。南无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.怛垤哆。 。伽罗伐哆。伽罗伐哆。伽诃佛哆。”我默念经文,身上涌出一股烟雾,将我们包围,闪电在接触烟雾前消失,“看我用中国法术破你。”

  “原来你是支那猪,也难怪这麽厉害,你们支那人就会玩假的,不管是人是鬼。”他挥舞手中的镰刀想驱散烟雾。

  “我要你爲这句话后悔!”我说话的时候已经绕到他的后面,我在他的头上打了一下。

  “啊?你怎麽可以打中我?我是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!!我知道你是鬼,但是我的身体天生就可以触摸到灵体。”

  “黑暗的死神,赐予你强大的电与你的仆人吧。”他在慌忙中念起了咒语,“支那人去死吧!”

  一道更强的闪电向我击来,我左手支撑在地上右手举起,“天地无极,干坤借法!”

  一道闪光从我手中发出,两道电光碰撞在一起。

  “轰”的一声过后,他倒在了地上,“支那猪,你……”

  “我怎麽样?我要你爲你的话后悔,我的朋友们今天有好东西吃了。”

  “什麽?”我没有回答而是拿出一支钢笔,笔身上贴着一道符,“收! ̄”

  他慢慢的缩小,然后不由自主的飞向我的笔,“不!!!!!!!!!”他发出了最后的喊声。

  我收起钢笔,走到了正在发呆的立山身边,“你只要拿下你妹妹头上的符,她就会恢複到那件事情之前的的记忆,不再会记得那事情了。”

  “谢谢,谢谢您,医生。”

  “不用谢了,美幸告诉你我的帐户了吧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我希望明天九点之前可以看见100万美金。”

  “我,我会的。”

  我走出了院子拿出电话:“枝子,事情怎麽样了?……哦!麻烦你了,告诉那些不安分的家伙,今天它们有好东西吃了。”